爸爸不在家

 

引言

面對弱兒,夫婦應該共同分擔責任。教養子女本身已是一件非常艱巨的工作,幫助弱兒跨越障礙,更需父母攜手合作,方能達致理想效果。

隨著香港九七問題迫切,加上經濟型態的轉變,很多家庭不是為了移居入籍,便是因為業務發展、維持生計等,令夫婦兩地分隔,各為其主;而中國人「男主外,女主內」等根深蒂固的觀念,往往會造成一個現象,便是離鄉別井,出外工作者大多數都是父親;此外,在擁有弱兒的家庭中,不少母親為了更有效地照顧弱兒,很自然地選擇了放棄其全部或部份工作,以履行其育兒的「天職」,父親則扮演其傳統中「經濟支柱」的角色,在外工作。

爸爸經常在外工作,已是我們這個社會一般的現象。究竟爸爸不在家對家庭有何影響?母親應如何面對?而社會又應給予怎樣的支援?以上問題,我們會在下文逐一探討。

爸爸不在家有何影響?

根據很多研究顯示,父親在一個家庭中有以下一些難以取代的角色和功能:

一. 在情感上支持母親,與她互相配合,負起建立家庭的責任。
二. 補足母親的缺乏,例如處理家務的技能、較理性和冷靜的分析能力、男性形象在子女心目中的確立等。
三. 身體力行,在德、智、體、群、美等各方面培育子女,作其典範。
四. 讓孩子得到男性長者的關懷,令其基本情感需要得到滿足,身心可以平衡發展。

對於弱兒家庭而言,父親可以分擔母親面對弱兒成長中所承受的憂慮和壓力,並能與母親肩並肩共同用堅定和積極的態度去輔助他們,促進其潛能的發展。

爸爸不常在家,上述的角色和功能便隨之減少和失去,遇有弱兒突發性的健康問題如抽筋、哮喘、 心臟失常等,又或激烈的固執行為、衝動性的危險動作等,每每令獨力支撐的母親精神緊張,心力交瘁。一些母親晚間獨自一人,見到弱兒玩手、嘻手、搖擺等自我刺激行為時,便以為他「撞邪」,疑神疑鬼;更有一些因獨力矯正弱兒偏激行為不果,而至情緒低落,在夜蘭人靜時胡亂思想,險做傻事。

部份新移民的情況更甚,母親對社區資源及弱兒缺乏認識,加上語言上的隔閡,居住環境惡劣,當要獨力面對生活時,更感徬徨失措,求助無門。

爸爸不在家 – 母親如何面對?

假若已沒有其他更好的選擇,而爸爸必須經常不在家的話,與其看為是母親的重擔,倒不如說是一項重大的挑戰,以下是參考一位資深輔導員的體驗,對這群經常母兼父職的媽媽作出一些建議:

一. 盡量為家庭的事務作好安排,保持條理

嘗試為家庭主要的工作找勝任的繼任人,可能是母親自己、年青的孩子、親友或鄰居,不讓這些工作被遺漏,母親就不需要面對失控的場面,減少孩子經歷混亂的可能性;在弱兒家居訓練照顧及訓練方面,亦可適當編排其作息時間表,使其能習慣每日常規,母親便較易控制及安排。

二. 轉換角色

母親需要學習彈性地轉換角色,除去「應該是男人做的工作」的觀念,不妨嘗試扮演「嚴父」、「冷靜」等形象 (假若這是父親平日的形象),使孩子對人性得到更豐富的體會。

三. 保持聯絡

夫婦雙方必須有決心和計劃去保持聯絡,並且鼓勵及協助孩子與父親緊密聯繫,如果孩子能力做到,可讓其與父親通電話、畫圖、寫信等,如未能做到,可由母親代述,或攝影攝錄孩童的生活情況,有機會便與父親分享,透過這些行動,使孩子感到一家人的感情不會因為地域上的界限而疏離,減少孩子不必要的憂慮和不安。

四. 照顧自己

母親要有健康的身體,才可以照顧孩子,要有健康的心理狀態,才可以讓孩子健康自信地成長。所以,把自己照顧得最好,是一項重要任務。如何面對獨處?感到孤單時如何處理這種情緒?找誰傾訴和陪伴呢?找誰協助弱兒成長呢?面對這些問題,母親要積極為自己建立有意義的社交生活,並讓自己有些個人的空間,給自己「放假」,發展個人興趣,多欣賞和肯定自己等。

五. 尋找支援

母親不是超人,遇到有需要的時候,不要逞強,找父母或其他親人代照顧孩子,安排孩子接受暫託或課餘託管,讓自己鬆一鬆,又或找男性的親人協助處理一些維修工作;此外,可儲備多一些有關社會服務及緊急求助熱線電話,例如所住區域的家務助理隊、復康組織、義工組織、社署熱線等等,以備不時之需。

六. 積極面對,保持生趣

不要因為丈夫在外,而放棄家庭原有的生活情趣,也無需因為「爸爸經常不在」的情況與傳統的家庭模式不同而表現退縮,應該與你的孩子繼續一向喜歡做的事和興趣,讓一家人生活得寫意,這樣孩子便不會有「不如人」或「比以前差」的感覺;當然,擁有弱兒的母親要面對社會的壓力比「爸爸不在家」的壓力還要大,但仍可嘗試放開自己,帶弱兒參予有關機構的活動,自己亦可多參加一些家長互助組織的戶外活動,積極地面對變化和困難。


當爸爸回家的時候

爸爸經常在外,但總有返家的時候,此時雙方會對極短促相聚的時間期望很高,有時會造成極大張力,處理不善便會弄巧反拙,若要有效運用相聚的時刻,去增進雙方的了解和溝通,可考慮下列建議,靈活運用:

一. 刻意地作出一些安排,最好事前有一些默契,讓夫婦二人單獨相處,分享各自的生活經歷。

二. 多聆聽對方生活中的矛盾和困難,多說一些欣賞的說話,誇張一點亦無不可,以增添情趣。

三. 預留一些時間一起與子女外出或在家中,與其傾談、玩耍、吃喝一頓等,可增強親子的感情關係。

四. 父親每一次回家,可帶少許手信、食物、用具或紀念品也好,重覆與不重覆亦無關重要,最要緊是這些東西可象徵你身處異地對家人的關心。

五. 父親更可留意母親力有不逮的家務,或家居安全的問題,並透過增加一些設備及找朋友去協助處理,承擔「一家之主」的責任。

六. 父親必須把握在家的時刻,盡量了解弱兒的進展和訓練,聆聽母親單獨照顧時的壓力和辛酸,除給予情感支持外,可嘗試努力尋找支援,減輕母親的負擔。


社會支援不可缺

爸爸經常不在家並非是現今香港社會獨有的現象,古今中外,當一個國家經歷戰亂、動盪、政權易手、經濟轉型等情況,很多為父者都要飄洋過海、離鄉別井。為生活或理想奔波勞碌;但過去能克服的困難,未必今日可以克服….例如過去有延伸家庭及較佳的睦鄰關係作為缺欠家庭的支援,現今大多是核心家庭,有些甚至居於交通不便的地區,支持網絡大不如前;況且過去亦有不少失敗的經驗,例如爸爸在外所造成的家庭破碎,子女成長中生理及心理的問題,為母者的辛酸經驗等等,都成為今日的鑑戒。

究竟社會應有何回應,去避免過去及眼前的問題再重覆發生?對弱兒家庭可有什麼特別的安排,去減少不幸或不愉快的事件?這是有關當局以及服務機構需要去正視的問題。但現在刻不容緩的,是如何加強社會性的支持網絡,例如增強睦鄰關係,發揮互助精神;促進家長對家居安全的意識、善用幼兒暫託服務;增加課餘託管服務,使不同區域的母親都可以很輕易地安排孩童獲取照顧;加強家庭教育及輔導服務,令父母懂得如何面對兩地分隔的問題,亦讓母親可獲取足夠的心理支援。

結論

當然,我們並不鼓勵爸爸經常在外,更不希望見到為父者未經仔細考慮和安排便作出經常離家、與妻兒兩地分隔的決定;始終家庭中經常少了一個支柱,這種缺欠不一定可以完全補足得到,所衍生的困難亦必須夫婦二人共同努力方能克服,為人父者,尤須考慮弱兒的發展障礙、行為、生理和心理問題等情況,以及妻子承受和適應的能力,方才作出決定。

爸爸經常在外,無疑令媽媽需承擔更大的責任和壓力,但若將它看為父母和孩子要共同面對的挑戰,積極地作出各樣補足性的安排,以及加強雙方的溝通和聯繫,家庭中的不安和壓力便可減少,母親亦能更有心力去面對弱兒。

 

註:請同時參閱「有問有答」一欄 - 「爸爸不在家 - 媽媽應變能力知多少?」
    
http://childrehab.heephong.org/faq/faq.php